【三件套】毕方(18-21)

    【18:宇智波带土】


    我感觉天上掉下一个金手指,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头顶。

    这个谷里的一切禁制与攻击都对我无效,而佐助跟那两个妖就不一样了。佐助很聪明,他剪了自己的头发和狐狸的一点毛让我带在身上往外走一圈,结果我当然没事,可带着他们灵气的毛发全被毕方灵火烧得干干净净。


    “快求我!求我救你们出去!”

    佐助鄙视地看着我:“说得你好像有办法带我们出去似的。”

    “我能出去,就能搬救兵来。”

    狐狸崽子说:“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妖山之内。而且,你认得路吗?”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我一个灵师,贸然出现在群妖面前……糟糕,这可是妖类捂得严严实实,绝不让人类涉足的妖山,无论我有什么理由,被发现的结果都只有灭口而已。


    佐助手里把玩着一盒番茄味的杯面:“看来我们暂时只能在这儿等等了。要是那只狼醒了,想办法逼它把我们传送回去。”

    可是那只白狼全身的灵气都干涸了,谁知道它什么时候能醒……

    啊,对了,这里不是有灵芝嘛!用灵芝灌它,看它醒不醒!


    我回过身去,抱起一株灵芝就拔:“没事,咱在这儿又饿不死,吃掉这些灵芝,你说我们会不会突然变得超厉害?”

    “虽然你天赋异禀,”狐狸崽子说,“但反正我和卡卡西是不会吃这些灵芝的。灵芝谷又叫麒麟冢,是麒麟埋骨的地方,这些灵芝都是从他尸骨上长出来的,越是靠近中心的灵芝,就带有越沉重的血瘴,不经过处理的话一口就能叫你上西天。”


    我立马就把灵芝放下了。真可惜,这么大的灵芝只能当床睡。

    “等一下,那也就是说,我们的食物就只有这些杯面?”


    “光有杯面可不成,”佐助说,“带土,我们这儿就你一个能走的,去找点水来吧。”

    “我不认得路。”

    “凝线怎么做还记得吧?”


    我用灵气凝出一道细线,一头系在腰上,一头握在佐助手里。不愧是佐助,这样就不怕走丢了。我把本命灵兔托付给他,雄心勃勃地准备找水去。

    走着走着突然想到没带容器,我就在地上挖了一块石头,凝火为刀,努力掏起洞来。正费着力气的时候,我听到那只狐狸小声对佐助说:“他把本命灵兽留在你这儿,难道感应不到方位?为啥非得用这么搞笑的方式?”

    佐助也小声对他说:“那家伙的兔子有点不一样……也不是不一样,主要是太傻了……唉,要是带土一直不回来,我们放了这兔子的血,也能解解渴。”


    这个没良心的侄子!找到水以后我绝对不给他喝!


    【19:前世】


    柱间中诅咒的事引起扉间的高度重视。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可各族都在暗查谁给木叶的火影下了诅咒——虽然后果并不严重,但能够诅咒到麒麟这件事本身就十分可怕,更有流言说,能诅咒到麒麟的只能是饕餮,只是饕餮尚未脱离封印,力量不足,才没有将麒麟咒死。一时间人心惶惶,刚刚联合起来的各族又起了争端。


    “带土。”

    “什么事,爹?”

    “你最近乖得过分。”

    带土嘿嘿一笑:“爹近日身心操劳,我做儿子的当然要体贴老爹啦。”

    斑瞪了他一眼:“少跟我贫,我还不知道你吗?你最近跟那个叫大蛇丸的玩得挺开心?”

    “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多玩一会儿也没什么吧?”

    “他是条蛇。”

    “蛇怎么了?蛇比兔子常见吧?”

    “人挺聪明,阵法也学得好。”

    “大蛇丸是很了不起。”

    “胆子也很大。”

    “……爹你怎么了?”


    “假如一个人有直接诅咒柱间的本事,他绝不会下个让人发烧的咒。可如果通过血缘者,尤其如果那个血缘者还挺配合的话……”

    “爹!孩儿一时糊涂你不要放在心上!”带土一把扑过去抱住了斑的大腿,“你要扣我的红豆糕也没关系!莫要生气!我坦白!我就是和他吹牛不小心说漏了嘴,他不信还笑话我,然后我一急就跟他打了个赌……我也没想到他真的成功了……爹我晓得你和千手柱间情深意重,可你别只要情人不要儿子……”

    斑抬手敲了敲带土的脑袋:“练你的火遁去!不许再去见那个大蛇丸了!”


    他的眼底泛起一股杀意——那个叫大蛇丸的孩子不能留。


    “爹,你当初和千手柱间隔着世仇还交了朋友,怎么我和大蛇丸一块养个狼就不行呢?”

    “我当初可没跟着柱间一起咒自己爹。木叶这么多孩子,你干嘛非要跟这个好?”

    带土低下头:“两个被嫌弃的,在一块正好。”


    斑觉得自己的喉咙一下就被什么给堵住了。他沉默了半天,最后摸了摸带土的头:“唉,你喜欢,那就随你吧。”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有什么事别瞒着我。少作点死。”


    带土应了一声,抱着稻草亲了一口,飞快地跑了出去。


    【20:宇智波带土】


    我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的我的兔子,于是又跑回去把它从佐助手里抢回来。

    “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说,“居然想放我兔子的血!我都听到了!”

    佐助再次鄙视地看着我:“你的兔子再怎么也是你的本命灵兽,是灵气组成的,它哪里有血?说个笑话都听不出来,你的贤真的有二吗?”


    咦确实如此……不过这也不能成为侮辱我贤值的理由!我是关心爱护我的兔子才会忘记这一点的!


    “那个狐狸啊,”我决定转移话题,“这里到处是毕方灵火,那哪里会有水啊?”

    “我也不知道,我那么乖以前都没来过灵芝谷,”狐狸说,“不过这里原来应该是有条河的,后来麒麟和毕方大战,才变成灵芝谷。灵芝能长那么久,应该还是有水的吧,你多走走呗。”

    麒麟和毕方大战?麒麟和毕方,那不就是我爹和我爹?狐狸之前说麒麟死在这里,难道是被毕方打死的?可这不对啊,他们俩好得蜜里调油,虽然以前相爱相杀过,但后来不是和好了么?


    “那个狐狸……”

    “我不叫那个狐狸,我叫漩涡鸣人。”

    “哦,鸣人,那你给我讲讲这灵芝谷怎么回事,多知道一点也好找水。”

    狐狸怀疑地看了我一眼,但还是挠挠脑袋说了起来:“我功课不大好,也就记得一点大概的故事……嗯,说是古时候,人界和兽界还没有分开,那时候人界里也没有妖山……嗯,大家都有人形和兽形,不过和现在的妖类也不大一样……算了我们跳过这段吧。大家过得好好的,突然有个坏蛋饕餮出现,所有人就都聚在一起打他,大家都以麒麟为首,但毕方对此心怀不满,就在饕餮快死的时候叛变了。麒麟跟毕方在这里大战一场,打得山峰变成了山谷,赶走了毕方,除掉了饕餮,可是自己也死啦。这里漫山遍野的毕方灵火,就是毕方的怨气呢。”


    “说谎!”我莫名心中一怒,“这火中蕴含的意志明明是守护!”


    狐狸震惊地看了我一眼。他转向佐助小声说:“我以为我够笨了,原来还有比我更笨的。”

    这些家伙怎么就学不乖!我可是兔子!我听力很强的!


    我搂着兔子气哼哼地出去找水。也不知走了多久,周围的灵芝都小了一圈,我才听到哗啦啦的水声。万幸,要是再没有,我凝的灵气线也没法再拖长了。

    爬到最高的那株灵芝顶上跳起来看了看,真的有条小河。我走得浑身是汗,索性跳进水里洗个澡,这水真清——救命这水怎么这么急!


    水的流速和看上去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这大约也是阵法的一部分,不算攻击性的部分,可是真是要命……才落入水中一小会儿,我腰上的灵气线已经被扯断了,我努力浮在水上,把兔子高高举起,但是完全没法爬上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冲向下游,周围的灵芝越来越小——天啊,这是要出谷的节奏!


    河的下游好像被改造过。我被冲入一个奇怪的管道,一阵诡异的气味呛得我连连咳嗽,喝了好几口水。接着我被一根什么东西卷了起来。揉揉眼睛,睁开一看——


    幻觉。我重新睁开一次。


    ……怎么没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眼前是一颗巨大的蛇头,卷着我的是这蛇妖的尾巴。从体型上看,这绝对是九尾级别的大妖怪,而我……就是那点心。


    “别吃我!我一点也不好吃!”我哭着抱紧了怀中的兔子,“而且……而且……我爹很厉害的!我爹可是毕方鸟!你要是吃了我,他一定会来把你烧死!你要是不信,就把我丢到灵芝谷里去,看毕方灵火会不会伤我!”


    我感觉到那冰冷的蛇信贴着我的肌肤滑过。接着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巨蛇的口中响起,那语气中带着点亲切,但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近乎疯狂的兴奋,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一被蛇盯上的青蛙——不,兔子:

    “我当然知道你爹是毕方……好久不见了啊,带土。”


    【21:大蛇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嘶……

    我不清楚带土究竟救过我多少次性命。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我福星。只可惜我是个坏人,那些恩情在我心里的深度,永远比不过被毕方灵火烧灼的疼痛。我自认为也不算对不起他,虽然我会小小地骗一骗他,但那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毕竟他算是我第一个朋友,我和带土之间的交易,从来都是收最低价的。


    没想到,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我想,我终于能去兽界了。


评论 ( 12 )
热度 ( 78 )